歡迎回來!

誰之過誰擔責?

2017-02-22   來源:中國道路運輸  打印 字號:T|T
◇駕校學員撞人誰擔責
  張小姐到駕校報考汽車駕駛證,劉教練陪同她在教練場內駕駛教練車行駛。當她發現另一名學員小B在前面跟她打招呼時,很想停下車來跟她說話,慌亂中錯把油門當剎車,車輛飛快沖向小B,將她撞倒在地并拖行7.2米,傷勢仍很嚴重,脊椎、左臂、雙腿等均有不同程度斷裂。事故發生后駕校做了善后處理,但校方卻突然找到張小姐,聲稱事故是她直接造成的她是主要責任者,應當負責相應的賠償責任,要求張小姐先拿10萬元為小B墊付醫療費。張小姐不解,究竟誰應當為這起事故承擔賠償責任?
  駕校要求張小姐承擔賠償責任沒有道理,難以得到法律的支持。我國《侵權責任法》的一般規定是有錯則有責,有責就要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但這起事故卻有著特殊性,張小姐并不是有駕駛資質的合格駕駛員,學員在學習駕駛培訓期間發生事故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接受機動車駕駛培訓的人員,在培訓活動中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駕駛培訓單位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按此規定作為接受駕駛員技術培訓的張小姐來說,在學習駕駛技術時發生事故,無論操作是否存在過錯,都不影響由駕校承擔賠償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以及工作人員,在執行職務中致人損害的,依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一條的規定,由該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民事責任。因為教練員是在執行職務,在此過程中發生了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的事故,應由教練員所在駕校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乘車未系安全帶,受到傷害需擔責
  路某搭乘董某駕駛的車輛到外地辦事,路某坐在副駕駛位置。在上高速公路時,董某曾兩次提示路某系好安全帶,路某雖系了一會兒但覺得有些束縛便解開了。就在一個拐彎處超車時,因董某車速過快、操作失控撞向路邊護欄,車輛的巨大慣性將路某從前車窗拋了出去,雖經醫院搶救使路某死里逃生,但卻傷勢嚴重。經交警部門對事故現場堪查認定,董某負有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路某住院1個多月來,已花去醫療費7萬多元。當路某前去找董某續交醫療費時,董某卻突然提出路某之所以受到如此傷害與其不系安全帶有關,也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
  對這起交通事故交警部門已認定由董某負全責,怎么還需路某承擔相應責任呢?原因有三:
  其一,路某對事故所造成的傷害存有過錯。汽車在行駛過程中即使速度較慢,如發生碰撞或緊急制動,所產生的慣性也足以使駕、乘人員無法控制身體,與汽車方向盤、風擋玻璃等車內堅硬部件發生碰撞,由此造成身體傷害。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一條中規定:機動車行駛時,駕駛人、乘坐人員應當按規定使用安全帶。而路某在駕駛人董某的催促下,雖然不得已系上了安全帶,但又在行車途中擅自解下,明顯具有主觀意識和行為上的過錯。
  其二,這起交通事故雖經交警部門認定,駕駛人董某應當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但這只是針對事故的發生而言。就傷害結果來講如果路某能夠系好安全帶,至少可以避免被拋出車外,減輕傷害。也就是說,事故發生的過錯與傷害結果的過錯并不存在完全的包容關系。
  其三,路先生要為自己的過錯行為擔責。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由此說明過錯當擔責,路某雖受到傷害但卻存有過錯,作為侵權人董某的責任將予以減輕,所減輕部分則由路某承擔。

責任編輯:畢丹   

分享到: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