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七十天川藏調研 歷生死見證忠誠

2017-09-14   來源:中國道路運輸  打印 字號:T|T

  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初,只有國防公路列入了國家計劃,每年有少量的投資,因此它就成了我們工作的重點。當時新建和改建的主要工程有楚勐公路、滇藏公路、青新公路、天山公路、蘭宜公路,以及川藏、青藏公路和華北、東北的幾條國邊防公路。這些路,短的幾百公里,長的達2000多公里。建設過程中,我曾多次到過現場,和當地交通部門的同志一起頂烈日、迎風雪,踏勘公路的走向,也和施工人員一起住帳篷、喝雪水、下工地,了解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
  1972年,我和新疆公路局的同志一起踏勘青新公路時,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南側迷了路,直到次日凌晨三點,才到達且末縣城,20多小時沒吃一頓熱飯、沒喝一口熱水。青藏公路上海拔4800米的五道梁,地處可可西里無人區,被人稱為“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四季穿皮襖”。許多人到那兒后說話、走路和晚上睡覺都感到困難,我也曾兩次住在那里,和科研、施工人員一起研究在多年永凍土地區修建瀝青路面的技術問題。在天山公路上,我看到工程兵戰士,用繩索將身體吊在峭壁上打炮眼,劈山炸石,開挖路基;在隧道內,他們頂著降雨般的滲水,向前掘進。
  令我終生難以忘懷的是1975年的川藏之行。為了研究川藏公路的整治和改建方案,了解西藏邊防公路情況,幫助基建工程兵852大隊進行部隊建設,5月10日,我和黃珍等同志,在四川省交通廳和成都軍區后勤部同志的陪同下,從成都出發,沿川藏公路南線,開始了這次實地調研活動。
  翻越二郎山
  川藏公路南線(多數進藏汽車都走南線),起自成都,經雅安、康定、理塘、芒康、波密、林芝到達拉薩,全長2200公里。全程跨過青衣江、雅礱江、大渡河、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帕隆藏布江和拉薩河等十多條大的江河,翻過二郎山、折多山、海子山、拉烏山、東達山、業拉山等近20座高山,是世界上起伏最大、最為艱險的高原公路,而且海拔4000米上的路段,氣候十分惡劣。上世紀50年代緊急修建時,限于當時的財力和物力,僅以能通過汽車為原則,許多地方并不能達到最低的公路技術標準。加上地質情況不好,公路兩側經常發生坍塌和泥石流,當時的路況之差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1975年5月12日,我們分乘兩輛越野車從成都出發,剛開始地勢較為平坦,但公路的標準低、質量差,加上汽車交通流量大,行車較為困難。13日,我們從雅安出發,驅車從二郎山北坡向西南行進,公路狹窄曲折、坡陡彎急,有的地方還是單車道,加上云霧繚繞,行車十分危險。在這里,每年都有汽車從公路上翻下深谷,造成車毀人亡的惡性事故。我們還親眼看見路邊深谷中的汽車殘骸(2000年過二郎山已經修建了四座隧道,其中最長的一座4100米,現在過二郎山已經比較方便了)。不由讓我想起了上世紀50年代唱的歌曲《歌唱二郎山》——“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萬丈,古樹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滿山崗……”
  二郎山海拔3212米,公路通過山口的海拔為2984米,雖然比東岳泰山的玉皇頂還高出1400多米,但在川藏公路上十幾個海拔四五千米的山口中,它只是一個小弟弟。二郎山的出名,一是因為它從成都平原附近拔地而起,山勢陡峭險惡,氣候條件差;二是修建康藏公路時創作的歌曲《歌唱二郎山》,曾風靡全國,助它揚名。我在二郎山道班和工作人員座談時,他們告訴我,二郎山北坡整年云霧彌漫、細雨霏霏,一個月只有幾個晴天。由于氣候寒冷潮濕,很多工人都得了關節炎,他們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希望每月能給他們供應一點白酒(那時候白酒不容易買到),提前半個月發下個月的糧票,因為他們下山買糧不方便,而且經常因有汽車發生故障或天氣原因留宿的過往行人,他們需要一點機動口糧。多么好的工人吶!他們扎根高山,為發展我國的公路事業,艱苦奮斗,這種無私奉獻的精神值得人們的尊敬。
  石頭砸在吉普車上
  過了二郎山行車不到一小時,就到達瀘定大渡河畔,這里有三座橋:一座是清代修的鐵索橋,一座是1952年修建的鋼懸索橋,還有一座是1975年之前修建的鋼筋混凝土拱橋,過大渡河已經比較方便了。從康定西去,一路翻山越嶺,艱難前行。
  5月18日,我們從巴登鄉出發,經過多個回頭彎,蜿蜒而上,途中在一個急轉彎處,差一點同山上下來的一輛卡車相撞,雙方都緊急剎車,才沒有釀成大禍。隨后,又經過一段險峻的盤山公路,登上了海拔5008米的東達山山梁。那天剛下過一場小雪,雪后初晴,天氣不錯,舉目遠眺,周圍一個個起伏的山嶺,似乎都在我們腳下,“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便油然而生。
  走了不遠,我們看到養路工人正在整修路面,便急忙下車和他們打招呼。這里高原缺氧、天氣寒冷、寸草不生,許多人到這里都頭痛、腿軟、呼吸困難,但工人們卻長年在這里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而且精神面貌都很好。道班班長告訴我,他們管養的這段路,除了大雪天,因為沒有除雪機械,短期影響通車外,其他時間,基本都保證了公路暢通,我聽后十分感動。
中文亚洲无线码   5月20日,我們從海拔4386米的安久拉山口下來,經過一段險象環生的道路,進入著名的然烏溝。這里海拔稍低,風景極佳,河谷里有清澈的流水和碧綠的湖泊,兩岸草木蔥蘢,山腳是闊葉林,山半腰是針葉林,高處藍天白云下是潔白的雪山。有一段山路經常發生塌方,時有碎石滾落,我們決定在這里下車,仔細觀察。汽車剛停下,突然一塊茶杯大小的石頭,“嘭”的一聲砸在我們的吉普車上,把帆布車篷砸開一個口子。好險吶!如果砸到人身上,那就性命難保了。我們急忙將車輛后退,隨后看見山坡上的碎石“嘩啦啦”地滾下來。待情況基本穩定,大家安排我在一旁擔任安全警戒,其他人跑去清理路上影響行車的石塊,隨后急忙將車輛開走。在高原上行車,車篷上的大口子直向車內吹冷風,讓人難以忍受。我們只好將車停在一個平坦的地方,待駕駛員找出一段鋁絲,將帆布車篷縫好,這才繼續趕路。

中文亚洲无线码 責任編輯:畢丹   

分享到: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