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老解

2019-09-12   來源:文艮  打印 字號:T|T
  老解和老劉教我做人、做事,讓我初窺到了工作方法和做人道理,就像學武之人,找到了增強武功內力的心法,我終生受益。
  老解走了,走得那么突然,突然得讓我不能接受。8月10日早晨,老解的兒子給我發微信,老解因心臟病突發離世。老解享年80有余。別了,我的忘年朋友!
 
  老解名叫解呂達。在上世紀90年代,與上饒市交通局的老劉--劉保新,是道路運輸行業齊名的人。他們倆在行業中有名望受人尊敬,皆是被交通部借調超10年、文字和業務水平超高、歲數接近或者超過60歲、為人厚道善良之人,很多道路運輸的大材料都出自他們之手。
 
  能認識老解是我的福份。那時我剛從學校畢業到交通部,懵懵懂懂,啥都不會,唯有一份勤快勁。記得那是1995年,部里要召開兩個大會,組織了一個寫作班子,到幾個省份調研并準備會議材料。在那個班子中,我認識了老解和老劉,并成為忘年交。那時我20多歲,老解50多,老劉60多。在那個班中,老解和老劉教我做人、做事,讓我初窺到了工作方法和做人道理,就像學武之人,找到了增強武功內力的心法,使我終生受益。
 
  老解為人善良,善良得找不到瑕疵。在我認識老解的近30年中,沒看見他與誰紅過臉,他只是默默地做事,把事做到極致。他不會使用電腦,字寫在紙上,一筆一畫,尤為工整。若有寫錯,也用線條拉到紙頁邊上修改,看不到一點的凌亂。老解家里,也曾遭受過不公待遇,但他總是默默地接受,沒找過組織或者他人的麻煩。
 
  老解不勝飲酒,與老劉很不同。我們出差,當地主人熱情,問老解喝什么酒,老解回答白酒。主人很認真,開一瓶白酒,結果他自始自終只喝一小小杯,主人茫然,我們哂然。記得有一次去甘南調研,當地藏民很熱情,捧上一大碗青稞酒,我們走在前面的都只是小口呡一下,老解不知道,一大碗全喝了,結果當場就醉了。在車上,從沒看見老解那樣放得開,大聲朗誦詩歌,一首又一首,你別說,水平還真高。當到達拉卜楞寺時,老解難受,躺在寺門外墻下,那有乞丐,想朝我們乞討,但轉了好幾圈,看著我們"可憐",終沒開口。到了甘南,老解沒敢上桌,看見敬酒的,躲得遠遠的。
 
  老解在交通部借調后回到杭州,幫助杭州長運編輯一內部報刊,歲數實在大了,才沒繼續做。我利用出差杭州的機會也常去看看他,看到他身體健康、身心快樂,我無比高興。老解對我非常關心,關心我工作的變化,但他又不好直接問我,實在忍不住就問我夫人。去年年底,我和我夫人專程去看了一趟老解,老解非常高興,帶著他兒子來見我們。我要請他吃飯,他死活不肯,讓他兒子付了錢。那天,他非常高興,聊了很多過往。歲數大了,美好的都是過去。那天我們約定,今年他來一趟北京,見見老友們。
 
  今年7月底,我問老解什么時候來北京,他回答說夏天太熱,涼快一點來。沒想到,他還沒來,約定沒兌現,人卻走了。記得10多年前老劉去世時,我寫了一篇紀念文章《老劉》,刊登在《中國道路運輸》雜志上,老解看到了,他叮囑我說,當我去世時,你也要寫一篇。我牢記之。
 
  別了,我的忘年朋友!

中文亚洲无线码 責任編輯:畢丹   

分享到:
相關文章: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document.writeln("");